账号: 密码: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文史天地
文史天地

回望马占山领导的江桥抗战

来源:人民政协网 |  作者:田晶 |  日期:2020-09-09 浏览次数:已点击:

9月3日是抗战胜利纪念日,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们深切缅怀著名的抗日爱国将领马占山将军。九一八事变后,他敢于违背蒋介石的坚决不抵抗命令,决定为国家争国格,为民族争人格,组织和领导了中国军队第一次有组织地大规模地抗击日本侵略的阻击战,使日本初步领略到中华民族的抗日立场和顽强力量;鼓舞和激发了全国人民的爱国热情。

马占山领导的江桥抗战意义重大,虽败犹荣……

一九三一年十一月,日军集结重兵向黑龙江进犯,图为临危受命的黑龙江省代主席马占山。

临危受命守土有责

马占山,18851130日出生在辽宁怀德县(今属吉林)的一户贫苦农民家庭。18岁时为地主牧马失马一匹,被迫外逃,沦为胡匪。他善骑射,后为官府收编,由哨官提升为连长、营长、团长,1930年任黑龙江陆军步兵第3旅旅长兼黑河警备司令。

1931年,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后,随即向中国增派军队,扩大侵略。侵占沈阳、长春、吉林后,又准备大举进犯黑龙江省。日本企图在较短的时间内,以较小的代价拿下东北三省乃至整个中国,再与德国法西斯势力相互勾结,进而进取欧洲,宰制世界。但日本万万没有料到,其在迅速占领辽宁和吉林之后,却在嫩江桥遭到黑龙江爱国军民的迎头痛击。

当时,黑龙江政府主席兼东北边防副司令万福麟长期住在北平,当地群龙无首。在日本的进逼之下,军政各界均惶惶然不知所措,形势十分危急。1010日,张学良从北平来电,特任马占山代理黑龙江省政府主席,兼任东北边防军驻黑龙江军事总指挥。马占山临危受命,率步兵李青山团由黑河起航,兼程南下,经由哈尔滨,前往齐齐哈尔就任。

抗击伪军誓救危亡

此时,驻守在洮南地区与黑龙江省仅隔一条嫩江的洮辽镇使张海鹏,在日本特务的引诱下当了卖国贼,他对任命马占山担任黑龙江省主席既不服又不满,在得到日本关东军提供的大量枪械物资后,决定北上攻打齐齐哈尔。

江桥,全称为嫩江哈拉尔葛桥,简称嫩江桥或江桥,位于洮昂铁路中段。洮昂铁路是中国政府19255月至19267月投资修建并竣工,自洮南至昂昂溪附近的三间房,全长220公里。江桥,是从吉林通往齐齐哈尔的咽喉,日军欲占黑龙江,必先夺取此桥。

1013日,张海鹏派其部下徐景隆率伪军3个团沿洮昂路(洮南至昂昂溪)向嫩江桥进犯,日军亦出动飞机和装甲车助战,马占山立即调省防军主力到齐齐哈尔附近。

1016日,江桥战役开始了。是日拂晓,张海鹏部在江桥南岸遭到守桥部队和北岸阵地迎头痛击。伪军少将旅长徐景隆被地雷炸得血肉横飞,当场毙命。伪军大乱,江桥正面守军徐宝珍卫队团乘胜反攻,苑崇谷两个团侧面夹击,打得张海鹏三个团溃不成军,战斗至18日,守军将伪军打退,江桥安然如故,江桥抗战第一阶段初战告捷。为防止日伪军再犯,马占山部将通向黑龙江的必经之路———嫩江桥铁路桥炸毁了3孔。

1019日,马占山抵达齐齐哈尔。此时,黑龙江形势危机,留省者和战参半,众议纷纭主和”“投降之风甚盛。当时的《滨江时报》曾报道,各机关先后闭锁,无人办公,因是引起极大恐慌,各大商店纷纷停业……风声鹤唳,一夕数惊,有若日军已达城下者。更为困难的是,省政府内部的主降势力竭力阻止抗日,省政府委员赵仲仁散布黑省兵力单薄,库空如洗,鼓吹把黑龙江省政权和平让与张海鹏,他还蛊惑绅商多人,还请将军顾全地方,不要抵抗各厅处长以力量不够,不能抗为词,阻止马占山抗日。

部署抵御以弱制强

江桥抗战的第二阶段开始于1020日,结束于117日。张海鹏伪军失败后,日本关东军准备直接进攻黑龙江。日本陆军大臣授意:切望军方以掩护修桥为名,捕捉出兵齐齐哈尔之良机,关东军则以中国守军破坏桥洞为由,派人轮番向刚刚到任的马占山施加压力。

在险恶、复杂的形势下,马占山感到压力很大。他知道,面对占有优势的敌人,如果进行抵抗,就要违背蒋介石不抵抗的命令,而自己和部队也有可能被击败;若不抵抗,就会留下千古骂名。经过反复考虑,马占山迅速下定决心,力排众议,主张坚决抵抗日本侵略。

1020日,马占山在齐齐哈尔就职,宣布:我是一省长官,守土有责,绝不能将黑龙江寸土尺地,让与敌人,我的力量不够,他来欺负我,我已决定与日拼命,保护我领土,保护我人民,如果我打错了,给国家惹出乱子来,请你们把我的头割下,送到中央去领罪。随后,他亲赴前线激励抗日将士,并发布悬奖索取张海鹏首级的告示。1022日,马占山发表宣言:于此国家多难之秋,三省已亡其二,稍有人心者,莫不卧薪尝胆,誓救危亡,虽我黑龙江一隅,尚称一片干净土……尔后凡侵入我省者,誓必死一战。马占山决心与黑龙江省共存亡,当然对于日军的任何威胁无所畏惧。他一面激励前线将士坚决抗战,一面视察防地,部署抵御敌人的进犯。

马占山本着针对省内形势,本着坚决抵抗的方针,立即采取各种措施,加强战争准备,以迎击来犯之敌。首先,整顿内部,安定社会秩序。他命令擅离职守的军政两署人员迅速到职办公,并任命了省城警备司令、省城公安局长,加强省城的社会治安。针对以省政府委员、劣绅赵仲仁为代表的亲日派向日军投降、迎张海鹏入省等投降主张,马占山坚决拒绝,并表示,吾奉命为一省主席,守土有责,不能为降将军。1027日,基本完成了江桥到榆树屯和昂昂溪的以铁路为轴线,纵深约40公里的阻击战防御阵地。

日军以华治华未能得逞,便极度恼火地从幕后走向台前。1027日和29日,日军关东军参谋部新任命的特务机关长、日军步兵少佐林义秀和日本驻齐齐哈尔领事清水八百一两次通知马占山,要求黑龙江省政府113日前,将洮昂路江桥修竣,否则,日方以实力掩护自行修理。即日本关东军以所谓洮昂路用满铁借款修筑,日方负有护桥责任为借口,无理要求中国军队撤离江桥,并保证日方修桥人员的安全。在当时的情况下,短短数天是不可能将桥修复的,这一要求实际上是赤裸裸地暴露了日本企图武装入侵黑龙江的罪恶目的。马占山一方面拒绝了日本人提出的无理要求,一方面调动部队,做好了迎击来犯之敌的准备。

1030日,马占山又制定了作战方针原则:

一、 要充分占领高地,利用有利地形,以奇制胜;二、要诱敌深入,各个击破,适当反击;三、要抓住战机,当敌受阻或败退时,要拼死猛进;四,要坚持近战歼敌,轻武器不到百米射程,不准射击。

在马占山整军备战同时,日本关东军也调兵遣将。

113日上午11时,日军2列铁甲车开到江桥,满铁工人百余人在士兵30人、飞机5架的掩护下,以武力强行修桥。日军还向中国守军阵地投弹,伤中国士兵多人。夜10时许,日军百余名渡过江桥到中国守军阵地前猛烈射击。对此,日本关东军参谋部总务课片仓衷大尉收藏的关东军最高机密秘录中这样记录:115日(晴),嫩江支队方面昨夜来电称:“2日马占山军,向我侦察兵开枪,至4日晨8时,林少佐、早崎书记生、谢参谋长等人按照3日午后8时马军的恳切希望到第一线前方。黑龙江省军不听我方劝告,不撤到所定距离之外,尔后一行回来继之当我军第七中队带着日本旗高举向大兴进军,蒙受急袭火力,遂不得已才撤退到桥头,等待支队主力的到来。

马占山在日军步步紧逼,不取黑龙江誓不罢休的情况下,毅然举起抗日大旗,打响了中华民族武装抗日的战争。

始终坚持绝不屈让

114日拂晓,日军大部队进入桥北开阔地,向我阵地压来。马占山亲临前线指挥作战,在他的激励下,全体官兵视死如归,与敌针锋相对,寸土不让,反复冲杀,屡挫敌锋,日军伤亡惨重,纷纷溃败至南岸。下午,日军向大兴主阵地猛攻,遭到徐宝珍卫队团英勇阻击,日军败退。18时许,日军嫩江支队4000人到达大兴一线,在40门大炮、7架飞机、4列铁甲车的配合下,对我守军阵地发起攻击。马占山急令吴松林骑兵第一旅增援,从两翼对日军实施反突击,守军徐宝珍部遵照马占山设陷擒虎的战术,于我军有效射程内,在炮兵的掩护下发起反冲锋,致使日军伤亡惨重,队形混乱。后日军援军千人赶到,双方血战至午后8时,敌弃尸400多具,我军也伤亡300余人。

115日,日军增调两个大队步兵和3个中队的炮兵,总兵力达8000多人,但仍被赶回南岸,留下700多具尸体。

116日晨2时,日军又开始猛烈炮击。4时,在飞机、野炮的配合下,日军第三次冲过江桥,向守军发动全面猛攻。守军英勇还击,当主线阵地被摧毁后,守军跳出战壕,与日军展开肉搏战。日军虽拼命厮杀,终因力竭不支败下阵来。

大兴的三天阵地战,毙伤日伪军4000余人,我军伤亡2000余人,但阵地工事已全被摧毁,将士们腹空无食,异常疲劳。为了保存实力,马占山部转移阵地,将主力撤至三间房二道防线。江桥抗战第二阶段结束。

马占山率部退至三间房后,乘日军补充、休整、待援之机,主持召开了军事会议,重新进行组织部署:令步兵第二旅第四团、步兵第三旅第一团,沿汤池至三间房铁路一线组织防御;骑兵第一旅以两个团在伯大街至汤池至乌诺头一线设防,保障汤池两翼安全;暂编第一旅在三间房、小新屯、大伯岱一线组织防御,骑兵第二旅五十二团、五十四团在昂昂溪以西一线设防,负责景星方向警戒;骑兵第二旅第五十三团其余部队在昂昂溪组织防御。

1110日,马占山向中央政府和北平发出虞电,报告连日激战及退至三间房的经过,表示自己抗战到底的决心:

日本图谋北满、野心暴露,举世睽睽,毋庸讳言。此次借口修理江桥,大举进攻,我军力图自卫,只可相与周旋。连日激战,昼攻夜袭,恣意残杀,致我死伤枕藉。日军武器精良,胜我百倍,明知江省联络已绝,呼援不应,仅以一隅之兵力,焉能抵日人一国之大军。前方将士莫不深明大义,慷慨激昂,大有气吞河岳,敌忾同仇之势,兼之占山受国家倚畀之深,人民寄托之重,目睹辽吉沦胥,江省危如累卵,与其坐失国土,委诸父老于不顾,毋宁牺牲一切,奋斗到底。如蒙天佑,或可保持一时,而获最后之侥幸。日本军迭派飞机,向我连续掷弹,一面调集兵力逐渐推进。观测情况,恐于最短期间,必将大肆图攻。占山守土有责,一息尚存,绝不使寸土之地,沦于异族,唯有本我初衷,誓与周旋,始终坚持,绝不屈让。唯海内明达,其谅察焉。除已誓率前方将士,一致决死相拼,并将最近情况电向国联声请设法制止,静候世界各国公理之解决外,务恳全国父老,努力振作,以救危亡,不胜愤慨之至。

其内容不仅慷慨悲壮,感人至深,而且深明大义,誓为保卫祖国,誓死与敌相拼,毫无畏却之意。

日军一面依仗军队优势步步紧逼,又采取了政治攻势。11811时,江桥战事暂告沉寂,日军驻齐齐哈尔武官林义秀少佐,向马占山递交本庄繁通牒,要求马占山立即辞职,将黑龙江省政权交给张海鹏,否则,日军进占黑龙江齐齐哈尔,并限于本日12时答复。对此,马占山置之不理。两日后,本庄繁再次通牒马占山:(一)马主席下野;(二)撤退在齐齐哈尔之黑龙江军队;(三)要求日本军有进昂昂溪之权。并限当夜12时答复。

沉着应战奋勇杀敌

在日方实施外交攻势同时,本庄繁下令调集增援部队至江桥南岸,组成了以多门师团为主力,辖属步兵第三十联队、七十联队、四联队、二十七联队;骑兵第二联队、二十八联队;野炮兵第二十六联队以及附属部队,总兵力为1.3万余人的总攻部队。

1112日下午1时许,在猛烈炮火配合下,约500名日军骑兵向中国守军第二道防线左翼最薄弱的乌诺头、张家花园和三间房等处猛攻。随后,在飞机和大炮轰炸下,约7000多名日军分3路呈口袋式的攻击阵势向三间房推进,江桥抗战进入第三阶段。

马占山临阵指挥,三个旅联合迎敌,士气顿时高涨,双方血战至午后6时,日军终于招架不住,不得不撤退而去。

1113日早5时,日军出动500余名步兵,在飞机和大炮的掩护下,攻向我乌诺头阵地。守军在吴松林旅长的指挥下,双方交战至上午10时,日军再度败下阵来。傍晚,日军旅团长天野指挥步兵一个联队,约3000余人,野炮30多门,重炮8门,从正面向我阵地进攻。双方激战4小时,日军再次败北。

日军虽一再失利,但决议攻占齐齐哈尔,于是从朝鲜和日本调集两个混成团前来江桥。在举兵进犯之前,本庄繁再次通告马占山:

一、 马军向北撤至齐齐哈尔,凡此次集中攻打齐齐哈尔及昂昂溪之军队,需退回原驻地;

二、 马军不得驻扎中东路以南地方;

三、 洮南路局管理,马不得妨碍,否则日军即将采取必要而有效手段。

对此,马占山回复道:

一、 齐齐哈尔、昂昂溪乃完全为中国领土,马占山军队为中国政府军队,在其中国领土驻扎,日本政府系根据何种理由,横加干涉?

二、 中东铁路南北均为中国领土,日本政府无权过问;

三、 洮昂路虽系借款筑成,但主权完全属于中国,非债权者军方所能擅专,此乃世界各国所公认。毫无理由之要求,碍难接受。

1117日拂晓,日军开始向三间房阵地进攻,战斗异常激烈。双方投入兵力,日军约3万人,守军仅为4000余人,敌我相差悬殊。中国的爱国将士已疲饿不堪,全凭一股强烈的民族仇恨,奋勇杀敌。是日,南京中央电台广播:国民党第四届全会决议,黑龙江省代理主席兼边防军副司令马占山守土尽职,功在国家,实任为黑龙江省政府主席,兼东北边防军副司令长官,以陆军上将待遇。决议传到前线,将士们无不欢呼雀跃。

据史料记载:三间房最激烈时,马占山虽致电各方求援,但吉林军观望不动,北平方面也无一确认指示自洮昂路战事发生,所用弹药均为黑省旧存,且多霉湿不堪用。一昼夜之激战,已用去十之八九。士卒虽有斗志,其奈徒手不能应战何?在伤亡过多,弹尽粮绝,又无援军的严峻形势下,不忍官兵再做无畏牺牲,为保存实力,马占山于1118日下午3时,下令各部撤出阵地。当日晚,日军二部进抵齐齐哈尔南端,马占山命令省府撤出齐齐哈尔,并亲率卫队团扼守省城,掩护省府机关迁至海伦。19日晚,齐齐哈尔失陷。马占山领导的江桥抗战也随之结束。

1013日至1119日持续38天的江桥抗战中,中国军队兵力2万人左右,日本关东军2万余人,张海鹏伪军1万余人。在敌众我寡、敌优我劣的不利形势下,江桥抗战取得毙伤敌万余人(其中日军伤亡6000余人,伪军伤亡5000余人)的辉煌战果,为中国人民的反侵略战争谱写了新的篇章。

江桥抗战虽然失败了,没有也不可能拒敌于黑龙江省之外,但江桥抗战使马占山成了以一旅之众,首赴国难民族之表率。正因为马占山有着强烈的爱国守土、不甘屈服的思想意识,自然使他在国难当头、民族危亡之际,冲破重重阻碍,挺身而出,不惜牺牲一切为国而战。马占山将军真正做到了为国家争国格,为民族争人格,为中华民族存正义,为国家争光荣

(本文作者为沈阳·一八历史博物馆副研究员)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黑龙江委员会办公厅主办

2009年- 2017年版权所有 黑ICP备11003656号

您是我们的第 210081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