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文史天地
文史天地

宾县聆教 解放哈尔滨

来源:哈尔滨市政协 |  日期:2020-05-11 浏览次数:已点击:


三五九旅回师北上解放哈尔滨(三)

  一九四六年二月底,我们留在抚顺地区扩兵的后继部队——一七九团、特务团和旅直一部分,也到达松江地区的呼兰、巴彦一带归建。此时,三五九旅到达北满,参加初期剿匪活动的部队有四个步兵团,一个骑兵大队,一个炮兵营共七千多人。

  清剿土匪的斗争取得一定胜利之后,北满分局书记陈云同志指示我们,要准备解放哈尔滨市。我们一面把呼兰一带的剿匪任务移交给杨国夫同志的部队,一面把队伍开到哈尔滨附近的宾县。

  一九四六年三月以后,国民党在美国的帮助下已陆续调集了七个军的兵力投入东北战场。蒋介石依仗其军事上的优势,撕毁东北停战协议,决定在东北大打。于是在东北的国民党军队集中全力沿中长路北犯。

  当时,周恩来同志还在重庆,国共双方还在和谈。党中央为了有利于谈判的进行,指示东北局,至少还要经一、二个星期也许更长时间的恶战,才能实现停战。保卫战略要地,特别是保卫北满——长春、哈尔滨、齐齐哈尔等地,必须在苏军撒退后一、二日内控制之,力争由我军占领长、哈、齐及中长路全线,阻止国民党军队北进。为了执行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指示,东北局制定了《关于东北大会战的布署》。对各有关作战部队指示:必须迅速完成一切准备工作,于苏军撤退时以敏捷迅速手段攻占长、哈、齐各市,争取在 一、二日之内全部干净消灭顽匪。此举关系东北及中国革命前途甚大,务望亲自负责,周密布署。

  在这种形势下,一九四六年三月的一天,陈云同志乘坐一辆大卡车,顶着呼啸的北风,风尘仆仆地来到了我们三五九旅驻地。进屋后,陈云同志不顾旅途疲劳,关切地问起了部队的情况。他说“:宾县离哈尔滨很近,土匪也来袭扰过。”我说“:三五九旅来北满三个月,在十个县南荡北剿。部队来宾县之前,这里的公开土匪都跑掉了,现在已派出小部队分头清剿去了。”陈云同志笑着点点头。我们详细地汇报了在北满剿匪的情况,陈云同志充分肯定了我们的成绩,他说“:东北局决定将三五九旅、杨国夫旅迅速从南满调到北满,在最冷的时候投入剿匪战斗,是为了争取在苏军撤离之前,不让匪患在北满到处蔓延,粉碎国民党军队进攻的阴谋,加快北满根据地建设。现在看来,这个决定是正确的,是一项重要措施。”陈云同志接着传达了西丰会议精神,分析了当时的国内形势,他说:“抗日战争胜利后,蒋介石搞了个‘和平’阴谋,要我们的朱总司令出国,要八路军、新四军解散,要我们的军官复员。”我说:“这种‘和平’比战争更坏,我们不能照办!”“对!我们只有坚决地揭露他们的阴谋,为了保障人民抗日胜利的果实,我们一支枪、一粒子弹都不能交。”

  陈云同志认为:抗战胜利后,全国人民都希望和谈,但能谈到什么程度,要看形势的发展。蒋介石并没有真正和平诚意,又不敢公开说打仗。所以一面被迫在停战协定上签字,一面却大搞阴谋。他在关内抢占战略要地,进攻解放区,在美国帮助之下,大兵源源运进东北,并攻占了已被我军收复了的山海关、锦州等地。所以,东北这场严重斗争是不可避免的,我们不能存在和平幻想。要信心百倍地迎接这场斗争,粉碎国民党的进攻。陈云同志还讲到,东北的斗争,对于全国有特别重大的意义。毛主席在一九四五年十二月关于建设东北根据地的指示中指出:只有“让开大路,占领两厢”,把东北工作的重心放在离国民党占领中心较远的城市和广大农村,放手发动群众,深入搞好土改,才能有充足的兵源和物资支前。东北是工业集中和发达地区,如果我们夺取了东北,就可以利用东北的工业支援全国的解放战争。

  关于解放哈尔滨问题,陈云同志说, 苏军很快就要撤退了,蒋介石对东北的大城市都想占。苏军撤退后,我们占领哈尔滨要做两手准备:一是打后占领, 二是小打或不打而占领。军队本身应该做打的准备,而且要做好打的充分准备。力争不打,立足点放在打上。这样我们就有了充分的把据争取胜利,决不给隐藏在哈尔滨的国民党地下军以可乘之机。同时,陈云同志讲了哈尔滨是北满工业、商业的大城市。关于城市工作,不能再犯一九三一年至一九三四年所犯的错误,我们要以党的“七大”路线为指导,搞好城市调查,学习做好城市工作。我们有了城市不仅要支援前线,还要支援农村。陈云同志非常关心哈尔滨这个大城市的管理。他说:部队占领哈尔滨后,除了坚决打击日伪残余和国民党特务的破坏活动,维持社会秩序,保障水电供应,保卫城市的安定外,没有直接接管企业的任务。主要目的是避免混乱和大的波动。不要我们一进城,什么都想管,外行领导内行,把人家换下来,自己还管不好。哈尔滨有像老巴夺、秋林公司那样的大工厂、大商店,从生产到服务各行各业都有,粮、油、酒等样样具备。战争还在进行,要保护好城市的安全。部分物资来源于城市,生活资料和劳动人民、资本家都息息相关。

  陈云同志还强调了:进城前,要对干部、战士进行纪律教育。根据陈云同志的指示,进城前我们对部队进行了严格的纪律教育,传达了陈云同志的指示精神。解放哈尔滨是直接在北满分局的领导下进行的。四月初,以三五九旅司令部、政治部为基础,建立了临时指挥部。李天佑任正指挥,我任副指挥。三五九旅及松江部队共一万二千多人陆续进到市郊,哈市十个区中,我军已进驻七个区。只有南岗、道里、道外三个区, 因苏军未撤尚未进去,北安调来一千三百人已在松浦集结。在宾县召开的松江省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了《请求人民自卫军进驻哈尔滨市以维护哈市人民生命财产案》哈市各界名人,各重要社会团体发出了要国民党军队停止北上通电,并请求我军进入哈市维持治安。

  在这种情况下,哈市国民党的接收大员——松江省主席关吉玉、哈尔滨市长杨绰庵、东北行营参谋长董平、哈市公安局长余秀豪等头面人物在我拒绝与其谈保存国民党政府问题后,于四月二十五日随苏军撤退,逃往海参崴。但国民党在哈市的所谓正规军、护路军、警察和形形色色的由国民党委任,打着中央招牌拼凑起来的“先遣军”、“忠义救国军”、“民众救国军”、“挺进军”、“光复军”等,共五千余人,都隐蔽下来,并没有撤走。苏军在哈市时,他们以“正统”自居,欺骗群众,跟苏军打交道捞到了好处。以此有利条件,搞了不少活动。如上属掩护下属,合法掩护非法,公开掩护秘密,内外勾结,盘根错节,扩大国民党“地下军”的影响。并挑拨说什么“苏军撤出东北,将东北交给国民党,不会交给共产党”,还露骨地提出了“欢迎国民党,反对共产党”的口号,妄图趁我军集结兵力,后方比较空虚之际,在哈市蠢蠢欲动。宣传他们已准备好了,决心同我们争夺哈尔滨。根据哈市的敌情和社会情况,为了防止敌人在我军进攻中搞破坏,我们明确提出:市内分三片,四个重点保护目标,五条具体措施要求。分三片是道里、 道外、南岗;四个重点保护目标是发电厂、自来水厂、哈市面粉加工厂、车站及码头和铁桥。五条措施是:一、部队进城加强巡逻,防止敌人乱中破坏;二、宣传党的城市政策,揭露敌人自称“正统”的欺骗宣传;三、收缴武器,保障市民生命财产安全;四、工厂照常开工,商店照常开门营业;五、搞好仓库、医院、营房和公共场所的安全警卫。

  四月二十五日至二十七日,我和李天佑同志先后对哈市周围及其城市内一些地方进行了现场侦查和重点的调查研究。决定进攻哈市的主要方向在哈市的南面,因那里地势比较好,对进攻有利,中间没有大的江叉子、桥梁等障碍,有一条主要公里直接通向南岗,指挥、通信联络比较方便。主要进攻方向确定后,我们的指挥所由哈市东面转到哈市南面的平房附近。七一七团、炮兵营、骑兵大队等主要兵力配备在哈市南面的王岗、一七四高地、双榆树和平房以北的地段上。主攻方向指向南岗,炮兵营随七一七团展开,占领发射阵地;骑兵大队保卫车站、桥梁和追剿外逃的敌人;七一九团配备在哈市东面的王乡屯、靠河寨之间,攻占道外;特务团配备在哈市西南的陈家岗、王岗车站附近,主要负责道里;七一八团在平房附近做为预备队。并告诉部 队,南岗是哈尔滨的军事高地,道里要保护好工商业,道外人口稠密要维护秩序,同时注意车站和桥梁的安全。松江部队和北安部队亦按时进入指定地点。苏军撤退前夕,苏军罗增科中将向国民党当局发表了一个声明:“须向贵方郑重声明,我军在长春以北所警备之区域,不能等待中国正式国军接防,而只能将吾人之责任交付现在之武力,如正式国军不及时赶到,吾人不能因此停止预定的撤军工作,请贵方特加注意。”

  四月二十八日拂晓五时,进攻开始了。部队迅速占领了指定目标,在前进途中,只在南岗和道外个别地方遇到小股敌人的抵抗和暗枪射击,并迅速将其歼灭。我军比较顺利地解放了哈尔滨。在哈尔滨的地下党同志,很好地配合了部队的行动,协助部队抓了一些俘虏。为了进一步瓦解敌人,我们特别注意了俘虏政策。一部分国民党地下军头面人物被俘后,没有房子就住进了旅馆,而我们的一些部队在解放哈尔滨的第一天,露宿街头。一九四六年四月,我军二线兵团能比较顺利地解放哈尔滨、长春和齐齐哈尔,是因为在本溪、四平保卫战中,我军打得非常英勇,打击了敌人的猖狂气焰,阻止了敌军沿中长路北犯,毙伤了大量的国民党军,争取了一定的时间。

  解放哈尔滨后,三五九旅在哈市驻军一周多,五月七日又奉命从哈市乘火车南下,参加保卫四平的战役。哈尔滨的卫戍任务,由松江部队接替。哈尔滨解放后,一直掌握在我们的手中,成为东北解放区的首府,在解放战争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四十年过去了,我随部队从南到北,从北到南,现在在广州,对我们亲自参加解放的哈尔滨市始终怀有深厚的感情,经常怀念在建立北满根据地战斗中牺牲的战友,并遥祝今天的哈尔滨市人民,在社会主义四化建设中作出更大的贡献,告慰革命先烈的在天之灵。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黑龙江委员会办公厅主办

2009年- 2017年版权所有 黑ICP备11003656号

您是我们的第 210081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