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文史天地
文史天地

中东铁路交汇点为什么选在哈尔滨

来源:哈尔滨市政协 |  日期:2020-03-16 浏览次数:已点击:

美丽的哈尔滨市区(以下哈尔滨均指市区)地处北纬45°45′,东经126°37′。在1898年以前还是地旷人稀,只有几十个村落,未形成统一完整的区划。大片土地“乃久无人迹之处,丘陵起伏,茅舍三五”,哈尔滨的人口不过三、五千人。中东铁路的修筑改变了哈尔滨的命运,使它成为沙俄的侵华总埠,但也因此成为哈尔滨城市建设的起点。甲午战争后,当沙俄得知日本要割占中国辽东半岛并正式签定《马关条约》时,便急忙向法、德两国建议,采取共同行动,“劝说”日本放弃割占辽东半岛。光绪二十三年(1896年)沙俄自恃迫日“还辽”有功,向清朝廷索取报酬,提出必须首先修筑一条“最捷径地来到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的铁路。为此,它就得穿过蒙古和满州的北部”。同时,沙俄以帮助和保护大清国为幌子威逼和利诱,在6月3日,李鸿章接受沙俄300万卢布贿赂后同俄国财政大臣维特和外交大臣罗拔诺夫签定了形式上是针对日本的《中俄御敌互相援助条约》(时称《中俄秘约》)。条约主要的一条内容:中国允许沙俄修筑经过黑龙江、吉林直达海参崴的铁路,无论战时或平时,均可运送军队及军事需品等等。9月,清朝廷驻俄、德公使许景澄受李鸿章之命同俄国代表财政部副大臣罗曼诺夫签定了《中俄合办东清铁路公司合同》。合同规定:俄国“华俄道胜银行另一公司,名曰中国东省铁路公司,负责建造并经营中国东北铁路”。12月16日,沙俄又批准了由维特起草的中东铁路公司章程,根据合同和章程规定:由华俄道胜银行建造中东铁路,中国出资500万两白银。1897年,俄国又乘德国占据胶洲湾之机,强租旅顺、大连,次年3月迫使清朝廷签定了《旅大租地条约》和《续订东省铁路公司合同》。根据这些条约、合同,俄国获得了建筑和经理中东铁路的特权。1898年,中东铁路开始动工修建,西起满洲里东至绥芬河,又从哈尔滨修筑南到大连、旅顺口的大铁路,即中国东省铁路(简称“中东铁路”、亦称“东省铁路”、“东清铁路),这就使中东铁路形成“T”字型。“T”字型铁路线必须有个交汇点,也就是中枢。初选呼兰,后来又选伯都纳(现在吉林省扶余县),因各种原因不理想只得放弃。最后,选定在位于松花江及其支流阿什河入江口之西的三角地带——哈尔滨。

“T”型大铁路交汇点选在哈尔滨有如下理由:一、物产丰富,利于物资集散。哈尔滨地处东北腹地,又是东北大平原和松嫩平原交汇处,与三江平原近在咫尺。此地盛产大豆、高粱、小麦、玉米以及各种杂粮,还有经济作物亚麻、甜菜等。临近小兴安岭、长白山脉,森林资源丰富,每年沙俄从中国的吉林、黑龙江掠夺的木材价值约在1亿银元。中东铁路沿线扎赉诺尔、抚顺、穆棱等地煤矿资源丰富,有北大仓和绿色宝库的美称。物产丰富又处于中心地带,有利于形成物资的集散地,有利于贸易,形成较大的商品市场,必将吸引各方宾客纷至沓来。同时可以辐射人口稠密、经济较繁荣的黑龙江省三大古镇:齐齐哈尔、呼兰、宁古塔(今宁安)。对沙皇俄国来说,更有利于对中国进一步的掠夺,以及政治、经济、军事上的控制。二、水陆运输方便。建铁路工程所需的材料、设备大部分是从伯力(哈巴罗夫斯克)或伊曼溯乌苏里江、黑龙江、松花江运到哈尔滨的。松花江4月到11月份江阔水深,1500吨以上的大轮船可往返哈尔滨至哈巴罗夫斯科之间。例如,松花江铁路大桥,18个桥墩的桥桁梁是波兰华沙铁工厂制造的,从俄国敖德萨港运到海参崴(符拉迪沃斯托克),由铁路运抵伊曼港,再装船顺乌苏里江而下,溯黑龙江、松花江运到哈尔滨,在通江街与中央大街靠近江边稍高的地点卸货,现场拼装架设。1898年6月6日,俄国人在德国订购的铁路建材抵达哈尔滨码头,是哈尔滨最早的进口货。松花江边的哈尔滨,是进铁路器材方便之地。同时哈尔滨周边是大平原,陆路运输很方便,把江上运来的器材通过陆路分别送到各施工点,这样中东铁路可六面开工。东线是6月由哈尔滨、绥芬河两地开工,9月从旅大开工,1899年1月自哈尔滨向南、向西,自满洲里向东开工。三、通俄捷径,省工省钱。从俄罗斯赤塔,外贝加尔斯克至波格拉尼内到乌苏里斯克(双城子)最捷径的线路莫过于满洲里通过哈尔滨至绥芬河。从满洲里至绥芬河这条铁路修建,而不迂回黑龙江北岸后,南下至海参崴的西伯利亚大铁路,可以缩短980俄里(1俄里等于1.0668公里),沙俄也不得不考虑中东铁路的成本,以便更好、更早地收回成本。据1905年彼得堡出刊的《东省铁路建设报告》载:“修建中东铁路的总投资254,314,385卢布”。其实,大部分资金来自对中国的掠夺。仅1900年八国联军攻占北京后,中国给俄国的赔款就达白银1.3亿两(约合1.8亿卢布)。为了以最小的成本进行最大的掠夺,沙俄不能不考虑这条铁路交汇点选在哈尔滨。四、招募铁路工人之方便。清朝把东北地区视为“龙兴之地”,康熙七年(1668年)皇帝下令“辽东招民授官永著停止”,对东北地区实行了封禁。禁止山海关以南的汉人入境打猎、采人参和定居垦荒,同时筑柳条边以封禁。到1860年(咸丰10年),黑龙江将军特普钦“为地方拮据并预防窥伺安置私垦人户起见”,“旷地既有人民,预防俄夷窥伺,并借资保卫”的名义,上奏清朝廷出放呼兰等闲地,并仿照“吉林夹信沟招垦章程”开荒之例招民试垦闲荒,得到朝廷准奏。呼兰首次开禁之后二十年,兰西、青冈、巴彦、绥化也相继开禁,进入呼兰及以北的流民络绎不绝。这些流民大多数是来自山东、直隶、河南,他们先到现今吉林境内,其后沿官道北上,到拉林河经双城堡北上呼兰及以北的市县。哈尔滨是流民北上的必经之地,也是必停之地,他们在哈尔滨等船过江,休息吃饭。沙俄利用流民困难急于找归宿的心理,抓住这个时机诱骗,廉价招募修建中东铁路的工人。综上所述,中东铁路“T”字型交汇点选在哈尔滨有其独特的地缘优势。从1898年6月9日中东铁路开工,到1903年7月14日竣工通车,近2500公里仅用了五年时间。由于哈尔滨极易形成人流、物流中心,竣工当年就运送旅客117.5万人次,货物运量达到了73万吨,使哈尔滨加快了城市化的发展步伐。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黑龙江委员会办公厅主办

2009年- 2017年版权所有 黑ICP备11003656号

您是我们的第 210081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