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有经济有两大功能,一个是政策性功能。较长时期以来,国有企业作为政府经济调控的工具、推动增长的抓手,使我们较快地走过了追赶期。这期间国有企业作为政府行政的工具,具有特殊的地位、与政府有特殊的关系。当前在转向市场起决定性作用、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时,在竞争领域国有资本不能再作为政府行使职能的工具,要转向聚焦投资收益,不再因非经济因素谋求对产业的企业的控制。——陈...
时间 (2018-12-18 06:50:19) |   状态: 通过   阅读次数 (118) |   评论 (0)
对于各级政府来说,作为公共管理最主要的机构,如果分别管理着一个国有企业群,承担着对他们做大做强的责任,而企业之间是竞争关系,这就使政府“被”站到了竞争者的一边,就很难站在超脱的地位公平对待各类企业。消除“进退”的争论,核心要转向管资本,在竞争领域不再管企业、不再承担“做大做强”的责任,才可能对各类企业“一碗水端平”。——陈清泰
时间 (2018-12-17 08:05:04) |   状态: 通过   阅读次数 (125) |   评论 (0)
我们要反思一下,为什么我们在“国进民退”、“民进国退”这个伪命题上争论了20年,原因在哪里?我们要想办法消除这个原因,要认认真真地解决一些基础性的问题,我相信它会再一次解放生产力。——陈清泰
时间 (2018-12-16 08:33:52) |   状态: 通过   阅读次数 (116) |   评论 (0)
供给侧改革是推动建立破产机制的好机会,但我们错过了。这是因为,政府担心企业死掉、担心员工下岗,特别担心国企的死掉。企业的生生死死是经济结构和产业结构动态优化的过程,员工的可流动性是经济活力的表现。但企业和员工的流动性需要社会基础设施的保障,特别是员工可携带的失业、养老等社会保障的制度支撑。在政府管企业的体制下,没有哪届政府愿意让一个国企业在自己任时死掉,所以...
时间 (2018-12-15 08:25:51) |   状态: 通过   阅读次数 (120) |   评论 (0)
2003年十六届三中全会决定写了一段很到位的话,允许非公资本平等进入法律法规未禁止进入的行业和领域。2005年国务院发布了“非公经济36条”。但实施还没有到位,2006年政府权威部门宣布,国有企业在七大行业中保持“绝对控制”、九大产业“保持较强控制”。这样,关于“国企”、“民企”的两个政策就对不上号了。紧接着2008年左右,国有资产法出台。这样,民企的直接感受就是“非公经济36...
时间 (2018-12-14 07:49:56) |   状态: 通过   阅读次数 (143) |   评论 (0)
如果一个企业真的活不下去了,就应该进入破产程序;还有挽救希望的可以实行破产重整。全球金融危机后,2009年美国公用汽车公司和日本的日本航空公司都先后申请破产保护。进入重整程序后,新的管理者进入,以壮士断腕的精神,快速大幅度调整管理层、裁减员工、引进新的投资者、剥离低效业务和无效资产。一年后企业重生,恢复上市。这是近年出现的很好的案例。我们要知道,在市场经济条件下...
时间 (2018-12-13 07:59:24) |   状态: 通过   阅读次数 (127) |   评论 (0)
对于国企来说,“抄底”还是“救市”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问题,如果国企根据自身发展战略而下手,这是无可争议的。但如果政府示意国企去“救市”,我认为这是一种扭曲,最后不一定有好的效果。——陈清泰
时间 (2018-12-12 09:07:13) |   状态: 通过   阅读次数 (120) |   评论 (0)
我国的民营企业,包括大企业、中小企业和初创企业,都蕴含着巨大的潜力、活力和创新力。释放这一巨大潜力并不需要什么吃偏饭,只要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的”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对各类所有制企业坚持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废除对非公有制经济各种形式的不合理规定,消除各种隐性壁垒”等,能真正落地,就会出现一个新的局面。——陈清泰 
时间 (2018-12-11 09:39:01) |   状态: 通过   阅读次数 (157) |   评论 (0)
在根本上解决民企融资问题,还需在所有制理论政策上要有新的突破——陈清泰
时间 (2018-12-10 10:05:07) |   状态: 通过   阅读次数 (130) |   评论 (0)
银行的基本功能是有效分配资金,规避信贷风险。按照这个原则,银行应当对客户保持“所有制中性”,只有公平看待各类企业配置资金,才能保障资金效率。对不同企业有亲有疏,就会错配。国有银行与国有企业之间有关联性,国有企业背后还有政府的背书,这就使不同所有制企业贷款的风险性出现差异,银行因此会区别对待。这就出现了民企深陷融资难、融资贵的同时,多家银行竟与某央企一次签下共...
时间 (2018-12-09 07:16:11) |   状态: 通过   阅读次数 (126) |   评论 (0)
现在,社会舆论、政府管理和涉及的诸多政策都打上了“所有制烙印”,包括已经上市的公众公司,每家企业都有一个“所有制标签”,分作“体制内”和“体制外”,国有企业有行政级别,有最高的“政治地位”,“央企”、“央媒”已经成为专有名词。不同所有制企业在获取土地、矿权等自然资源、特许经营权、政府项目、银行贷款、资本市场融资以及市场准入等方面处于不平等的地位。在企业之间也...
时间 (2018-12-08 08:04:55) |   状态: 通过   阅读次数 (129) |   评论 (0)
人为地认定各类所有制成分在经济总量所占的比重和由哪种所有制保持“控制地位”,与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公平、效率原则是有冲突的。除少数极特殊领域外,各类企业在各个产业所占比重应当是市场竞争的结果,高一点、低一点是动态的,无需特别关注。不能将那些人为规定放到超越经济发展的高度,不惜扭曲市场、降低效率,刻意实现。——陈清泰
时间 (2018-12-07 08:24:24) |   状态: 通过   阅读次数 (131) |   评论 (0)
国企民企“进退之争”的实质不是这个问题的本身,而是各类市场主体是不是具有平等的竞争地位、能不能公平地开展竞争。——陈清泰
时间 (2018-12-06 08:45:07) |   状态: 通过   阅读次数 (118) |   评论 (0)
中国的所有制改革是渐进式的。曾经发挥了积极作用的理论政策一旦被固化,就会成为后续发展的障碍。——陈清泰
时间 (2018-12-05 08:53:39) |   状态: 通过   阅读次数 (136) |   评论 (0)
在维持既有规定和照顾现实之间,政策大幅度摇摆。一方面,保障国有企业“控制经济命脉”、“做大做强”的政策在强化;另一方面,给民营经济“平等竞争地位”的文件频频出台。——陈清泰
时间 (2018-12-04 09:21:06) |   状态: 通过   阅读次数 (121) |   评论 (0)
 
每页 20 条,共 2285 条,当前 1 页,共 115 页
首页上页12345678910...下页尾页  转到: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黑龙江委员会办公厅主办
2009- 版权所有 黑ICP备110036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