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古史:黑格尔、马克思解说神话
09-14

对于现代人,古神话的研究价值是不那么明显的。对许多人来说,神话除了其荒诞不经的形式,似乎并没有其他可重视的内容。尽管作为一种早已失去魅力的作品,它们还多少具有类似珍稀古玩的艺术价值。很少有人意识到,即使对于现代人来说,民族的远古神话,也绝非只是一种梦幻性的存在。相反,这是一个既是历史又依然是现实的实体。作为一种早期文化的象征性表记,远古神话是每个民族历史文化的源泉之一。在其中蕴含着民族的哲学、艺术、宗教、风俗、习惯以及整个价值体系的起源。黑格尔曾说:“古人在创造神话的时代,生活在诗的气氛里。他们不用抽象演绎的方式,而用凭想象创造形象的方式;把他们最内在最深刻的内心生活转变成认识的对象。”(黑格尔:《美学》第2卷,第18页)马克思在谈到希腊神话时指出:“一个成年人不能再变成儿童,否则就变得稚气了。但是,儿童的天真不使人感到愉快吗?他自己不该努力在一个更高的阶梯上把儿童的真实再现出来吗?每一个时代的固有性格不是纯真地活跃在儿童的天性中吗?为什么历史上的人类童年时代,在它发展最完美的地方,不该作为永不复返的阶段而显示出永久的魅力呢?有粗野的儿童,有早熟的儿童。古代民族中有许多是属于这一类的。[而]希腊人是正常儿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上册,第549页)

何新:论远古神话的文化意义与研究方法(节选)

原载:《学习与探索》1986.3.

时间 (2020-09-14 10:38:28| 阅读(238| 评论0
用户评论
发表评论
手机验证码: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黑龙江委员会办公厅主办
2009- 版权所有 黑ICP备110036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