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史:战无不胜的蒙古铁骑
06-25

斯塔夫理阿诺斯的《全球通史》和威尔斯的《世界史纲》,都将1258年前后作为蒙古军事扩张的峰顶时期。从这一时刻之后,蒙古风暴就迅速走向衰落。而钓鱼城之战无疑成为这场世界历史转折的重要细节,即使很少有人提到这一细节。

可以说,火药在它诞生的第一时间,就改变了历史的路径。虽然繁荣昌盛的宋朝中国灭亡了,但他们发明的火药战争却成就了一场人类历史的划时代变革。火药一旦成为人类征服世界的利器,人类也将被火药征服。

在成吉思汗黄金家族征服的国家中,宋帝国无疑是文明程度最高也是最富庶的,遭到的屠杀和迫害也最为悲惨。据历史学家统计,有一半以上中国人遭到屠杀。蒙古人在征服世界的过程中杀人过亿,凡是抵抗的城市均被屠城,只有钓鱼城得以全身而退。钓鱼城作为最后一个降元的城市,蒙古人至此完全征服了中国,南中国人即“南人”,被列为大元帝国的第四等“贱民”。

如果说夏商周直至唐宋,长安、洛阳和汴京始终代表着一种植根黄河流域的农耕文明的话,那么北京就是野蛮草原文化的象征。在费正清先生看来,北京远离中国人口和生产的中心地区,易受游牧民族的侵扰,而且严重依赖长江下游地区的物资,但它却成为中国好几个政权的首都,实在太令人惊奇了。其实这绝不可能是巧合,原因之一就是中国的首都必须同时也是亚洲腹地非汉族地区的首都;“蛮夷”们始终是中华帝国军事和政治的有机组成,结果中国的首都自然就要向边境移动了。蒙古人的征服与统治虽然不到百年即土崩瓦解,但那个古典文明的中国已经不复存在,只留下一个蒙古化的中国。可以说,中国的蒙古化与欧洲的希腊化是人类历史上两个惊人相似的文化历程,只不过后者是文化的过程,而前者则是去文化的过程。

成吉思汗黄金家族及其蒙古武士,以区区20万之众就横扫亚欧大陆,所向披靡,成为冷兵器时代不可思议的神话。事实上,13世纪初的蒙古人几乎还在石器时代,箭镞都是用兽骨制成的,直到后来被金国女真人征服,他们才被带入铁器时代,开始有了金属兵器。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后,借用回鹘文创制了蒙古文字。虽然他们热爱并精通战争,但却不懂政治。历史学家孟森指出:“凡历朝享国稍久者,必有一朝之制度。制度坏,国祚渐衰。有经久难坏之制度,即有历久始衰之国祚。有周之制度,即有周之八百年;有汉之制度,即有汉之四百年,唐宋皆然。唯元无制度,其享国即在武力之上,其能钳制人民数十年而后动者,即其武力之横绝历代也。”

蒙古帝国以其野蛮而具有强大的暴力,他们从马上得天下,后来也想从马上治天下,最终走向失败。用许倬云先生的说法:“这种建立在暴力基础上的政权,并不依赖传统中国皇权的 合法性 ,统治者并不在乎中国传统对于 天命 的解释。”

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蒙古人因为学习先进文化而崛起,因为拒绝高级文明而失败。

作为后发民族,蒙古人对农耕民族的发达技术充满向往和敬畏。在征伐中,他们大量掳掠文明世界的器物和工匠。成吉思汗虽然杀人如麻,但却厚待技术人才,凡屠城中“唯匠得免”。由此可见,这个尚处于古老氏族社会的游牧部落,有着何等积极进取的学习精神。

在部落战争中,他们学会了灵活的战术,并积累了丰富的作战经验;在对外征服战争中,他们学会了当时世界先进的进攻武器。正因为如此,野蛮的蒙古人后来者居上,反倒成为当时战争技术的领跑者。

原文:一朝之制度(节选)

作者:杜君立

原载:《北京晚报》2016.11.11.

时间 (2020-06-25 19:04:49| 阅读(112| 评论0
用户评论
发表评论
手机验证码: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黑龙江委员会办公厅主办
2009- 版权所有 黑ICP备110036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