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饮食文化史:穿越回宋朝的夜市
08-18

开封和杭州,是不夜城,由于坊市合一,没有营业时间和营业地点的限制,夜市未了,早市开场,间有鬼市,甚至还有跳蚤市场。

在宋代之前,开放的、自由的城市商业形态难得一见,主流的城市形态是坊市制(里坊制),居民区与商业区严格区分,居民区内不准交易买卖,商业区,还有严格的开市闭市制度。也就是说,宋代之前,古人的字典里可以说没有“夜市”两个字的,一入夜,大家都早早地洗洗睡了。到了宋代,赵家两兄弟当了老大,他俩本来就是混江湖出身,平时也喜欢泡个吧撸个串,干脆就让大伙一起玩。至于唐朝的夜市,可别被《长安十二时辰》迷惑了,一年365天就元宵之夜那一晚让你嗨,元宵之外的其他日子,晚上是一片死寂的。

与此同时,唐朝还实行宵禁制度:每日入夜之后,长安城的街鼓响起,城门与坊门会准时关闭。

假设在唐代的夜晚,你与某个妹子在长安城晃荡,是会被以“犯夜”的罪名给抓起来的。

如果你和我一样,是一个十足的吃货的话,那么你一定不会错过宋朝夜市的美味佳肴。

东京汴梁的酒楼和今天的一样也都扎堆,其中“樊楼”是头牌,高三层,你别小看只有三层,据载它的基座很高,在它上面能俯瞰皇宫,在首都敢造这样的建筑,也只有宋。

《水浒传》里宋江等人就逛过汴梁的夜市,在樊楼里边搞了个包厢,服务质量堪比海底捞。

电视剧《知否》里边也多次提到了樊楼,小公爷春闱考试包下酒楼备考,婚后与妻子申氏吃雪花酒,都是在樊楼。新婚之夜,明兰说了一句侯府东西不太好吃,宠妻狂魔顾廷烨就去樊楼给明兰买来了软酪、鸭爪、螃蟹和羊肉泡馍等果子吃食。

盛明兰私会小公爷,小夫妻打冷战好几天,最后顾廷烨从樊楼带回了一个肘子,二人心结打开,重归如初。

除了酒楼,宋朝的小吃街也是比比皆是。马行街,是小吃、茶馆、小商品、卖艺算命综合一条街,这里天天上元夜夜除夕,大文豪苏东坡也必定来过几回,不然怎么会写出“蚕室光阴非故国,马行灯火记当年”? 另外还有一个吃货们喜欢的地方,就是州桥夜市,那里聚集了各类小吃和水果,来自全国各地,价格便宜公道,童叟无欺,光听名字就流哈喇子。

那种叫做滴酥的蜜饯,用奶油做的花式小点心,宋朝人从牛奶中分离出奶油,搀上蜂蜜,搀上蔗糖,凝结以后,挤到盘子上,一边挤,一边旋转,一枚枚小点心横空出世,底下圆,上头尖,螺纹一圈又一圈,所以又叫“滴酥鲍螺”。   宋代还有冷饮——“冰雪冷元子”,是用黄豆和砂糖做的,把黄豆炒熟,去壳,磨成豆粉,用砂糖或者蜂蜜拌匀,加水团成小团子,最后浸到冰水里面。

宋朝人最喜欢的批切羊头是指把羊头肉细切,将晶莹透亮的羊头肉细细切了,肥瘦相间,红白分明,佐以陈醋、辣子,便是一碟上好的下酒菜。

不止如此,宋朝人夜市菜单还有灶炉内烤熟的炕羊,炭烤的炙子骨头(羊胁排),煎熬的酒煎羊,慢炖的鼎煮羊羔,用外皮包馅卷成条状的羊头签、羊舌签等,宋朝人对羊肉做法是不是特别讲究?

如果你是单身,你可以在酒楼笙歌宴饮,找酒楼茶坊的歌姬作陪,樊楼可是汇集了开封城李师师、徐婆惜、封宜奴、孙三四、王京奴这五大名妓,相传风流皇帝宋徽宗与京都名妓李师师常在此相会。

比如陈季常就经常和苏轼一起出入酒楼,但陈季常家有悍妇柳氏,每次陈季常在外嗨皮回去,跪搓衣板子是肯定的,有次恰好被苏轼撞见,苏轼说柳氏是河东狮,河东狮吼的典故不胫而走。当然了,关注看鉴的粉丝都是才高八斗的人(比苏东坡还有才),一定有更高的追求。

那么,去酒楼茶坊,和几个志趣相投的好基友到茶馆里小聚,谈谈人生,聊聊理想,也是不错的。

如果说去酒楼茶坊不接地气,没关系,平民百姓也有自己的娱乐活动,那就是到勾栏瓦舍去听听小曲儿,看一下杂剧,再买点杂货什么的。

勾栏里的节目多种多样,有杂剧、傀儡戏、影戏、杂技、散耍、说史书、讲故事、谈经、舞番曲、诸宫调等等,指不定你还能看到惊喜,正是在这种热闹的夜市氛围中,许多男男女女邂逅了自己的姻缘,宋代的女性也可以逛夜市,所以辛弃疾才会写下:“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原文:穿越回宋朝看宋朝夜市!唐朝的繁华也不过如此!(节选)

原载:网上史家往事2019-7-29

时间 (2019-08-18 17:14:14| 阅读(130| 评论1
用户评论
   
注:当时辣椒尚未传入中国。
(发布于:2019-08-19 11:01:26)
发表评论
手机验证码: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黑龙江委员会办公厅主办
2009- 版权所有 黑ICP备110036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