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鳇鱼的北方锡伯族
07-12

锡伯族祖先拓跋氏鲜卑早在汉代以前便活动在大兴安岭北段以“嘎仙洞”为中心的地带。三国时期开始在嫩江左岸的绰尔河、兆儿河等流域活动。唐朝时期,高丽势力向东北扩张,部分锡伯族先祖被征入唐军,与薛仁贵军一起与高丽军作战,为东北的统一做出了贡献。至辽代,锡伯族祖先处在契丹统治之下。

据史料记载,辽代皇帝每年正月里都要来到松嫩两江附近开始“春捺钵”,直到四月初才结束。而“春捺钵”的第一项活动就是破冰捕鱼,并设“头鱼宴”于大帐之内,接受女真各部首领的朝贡,并以头鱼宴来款待宴请女真等各部首领。相传这头鱼宴所用之鱼就是鳇鱼,而且是一鱼多吃。为了确保辽皇帝每年“春捺钵”时都能捕到鳇鱼,朝廷还划出专门水域,设置了属于朝廷“官办”的簗(zhù)子口,专门为皇家从事鳇鱼的捕获和管理。到了清朝,松嫩两江鳇鱼大者每尾七八尺长,重达一千多斤,因它体大、味美、肤色斑斓且名称高贵。此种鱼肉质细嫩、味道鲜美,故不准百姓享用。早在康熙年间的时候,年初大祭也必用鳇鱼。于是,由兵部尚书从驻守京师的这一部分锡伯族人当中,挑选出自古就擅长捕鳇鱼的锡伯族人,遣到郭尔罗斯旗的松花江两岸,承担鳇鱼差,直接由清宫内务府管辖,由内务府赐给晒网地和捕鱼用具,享有养儿不当兵,种地不纳粮的特权。

因京师距郭尔罗斯路途遥远,而在夏季捕捉性情凶猛的鳇鱼过程中,鱼叉、滚钩等鱼具常常伤及鱼背,致使鳇鱼易死而腐烂,从而无法在夏季将鳇鱼贡运至京师,为了不使鳇鱼死掉,锡伯族人便在河道弯曲、水流平缓益于鳇鱼生长的河段设立了多处长约1000米,宽500米的“鳇鱼圈(j uàn)”,他们将夏季捕捉到的鳇鱼暂时放养在鳇鱼圈里,待到天寒地冻之时再破冰捕鱼,用花轱辘马车运至京师。因是贡品,花轱辘马车行驶之前必有隆重的送鳇鱼仪式,鸣锣开道,净水泼街,车上覆以黄缎的马车所到之处,郭尔罗斯的大小官员和民众都要沿街相送,场面十分热闹。送鳇鱼仪式一直持续到辛亥革命为止。

松嫩两江的锡伯族当年主要住在松嫩两江的右岸。现肇源县北端和肇州县相连的莫格登西北,现叫‘木头西北’和肇源茂兴镇的席北淖尔门,现叫‘锡伯胡来’的屯落都是当年锡伯族的水滨驻地或叫锡伯族鳇鱼差驻地。江南的锡伯族则居住在前郭旗城南25华里的锡伯村里和扶余县的双屯子、达户、罗斯和溪良河等村落。那么这些锡伯族人为什么选择上述一些地域立屯捕鳇呢?其原因一是这一地域正是松嫩两江汇合口之附近,不仅河道宽、江旷、水深,而且由于地处松嫩平原,水流较平缓。其原因之二,这里是鳇鱼产卵地。鳇鱼“夏季在江河产卵,过一段时间后,回到海洋里去。”在我国东北,鳇鱼多活动在松花江与黑龙江。从一些资料记载看,鳇鱼基本是生活在鄂霍茨克海,夏初回江河产卵。每年的5月末或6月初,江水变暖,锡伯族人划着一种两头尖尖,宽不过一尺半的小“快马子”,发现接近鳇鱼后,便瞄准目标,飞叉射出击中鳇鱼的叉柄自动脱落。因为有鱼绳连接,所以逃跑的鳇鱼,有漂在水面的叉柄作为追逐目标。直到鳇鱼精疲力尽,仰起黄白的肚皮浮出水面时,锡伯族人才接近它。收起网来,悄悄把鳇鱼遛到船边,看准鱼头前部,举起斧头或棍棒击数下。鳇鱼立刻就昏迷过去,渔人趁机掏出渔刀,刺穿鳇鱼下颌,将一根粗如手指的绳索穿过拴牢,为之给鳇鱼带笼头,在鳇鱼圈内养存,听候宫廷调用”。


原文:捕鳇鱼的北方锡伯族(节选)

作者:于晓莹 杨满良

原载:《黑龙江日报》2018.6.16

时间 (2018-07-12 05:33:23| 阅读(219| 评论0
用户评论
发表评论
手机验证码: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黑龙江委员会办公厅主办
2009- 版权所有 黑ICP备11003656号